首页 > 新闻资讯 > 内容详情

年均65,还在献爱心,宁波有个奶奶团! 2024-06-11 90

  在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有3群平均年龄在65岁的奶奶,平日里或为生活困难儿童编织毛衣,或护送、陪伴双职工家庭子女放学,或在大街小巷捡拾烟头、清理垃圾。她们已成为当地志愿服务队伍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用爱心诠释着“奶奶”这个亲切温柔的词语。

  向各地捐出毛衣4400余件

韩翠菊(右一)在鄞州区东柳街道东海花园社区公共空间与其他老人一起为孩子们织毛衣。

  家住鄞州区东柳街道东海花园社区,今年88岁的韩翠菊,手上总是忙个不停——只要有空,她便会织毛衣,这一坚持就是19年。

  毛衣织给谁?原来,2005年春节时,韩翠菊在电视节目里看到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冬天衣着单薄,有的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毛衣,让她颇为心疼。一个朴素的心愿涌上韩翠菊心头——“家里有毛线,我给他们织。”

  说做就做,没过几个月,韩翠菊就亲手织好了36件毛衣,让女儿章雅杰联系了一所学校,亲自送了过去。看到带有各种卡通图案的毛衣,孩子们爱不释手,没想到毛衣不够分,有两个孩子当场还哭了鼻子,“奶奶回去再给你们织。”也就是从那时起,织毛衣变成了韩翠菊生活中的关键词。

  打那之后,韩翠菊的闲暇时间都在织毛衣,家中的橱柜里更是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毛线,“每次出门,我总想着买点毛线,慢慢地家里越堆越多。”章雅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开始织毛衣到现在,韩翠菊前后共自费4万余元购买了1500多斤毛线。

  出门坐公交车,在等车时要织毛衣;去医院看病,等候叫号的时候在织毛衣;晚上睡不着,便翻出毛衣织上两针……面对这份执着,章雅杰打心眼里佩服母亲的毅力。“母亲是真的用心在做这件事,可以说是‘毛衣不离手’。有次带她出国旅游,别人在海边看风景,她却在海边织起了毛衣。”章雅杰说。

  韩翠菊说自己早已定下目标——一星期织一件,一年算下来可以织50件左右。她坚持用织毛衣的方式给困难地区的孩子送温暖,累计捐出超过1000件毛衣。

  慢慢地,她也总结了自己的一套经验——织给孩子们的毛衣,要选用质量好的羊毛线,再根据毛线选择合适的针法和力度,比如平针织法速度更快;考虑到孩子玩耍活动较多,就把衣领做成拉链式的;给年龄小一点的孩子就用圆低领,这样不容易被弄脏……

  都说爱心会传递,韩奶奶的事迹感动着越来越多人。听说社区出了一名“毛衣奶奶”,街坊四邻也都坐不住了。为此,社区党委经过研究,专门腾出空间,成立了以韩翠菊为带头人的爱心作坊,吸引了不少有着织毛衣技艺的邻居们加入。

  2018年,随着爱心人士、爱心企业逐步增加,爱心作坊正式升级为工作室。当年底,团队仅用1个月时间,就赶织了600条围巾,分3批送到吉林、湖南等地的困难儿童手中。

  为啥效率这么高?东海花园社区党委书记郑鹏透露,工作室里的老人分工协作,负责编织不同部分。韩翠菊主要负责织领子、袖子等难度较大的部位,最后再将各部分进行缝合。

  19年来,韩翠菊和工作室已累计捐献毛衣4400余件,送往全国各地。在她们的带动下,不少爱心企业、个人也纷纷加入捐赠行列。

  “有家本地企业每年都向工作室捐赠编织物料,也有公益组织每年协助工作室对接山区学校、负责寄送事项等,还有各地爱心人士累计寄来300多公斤毛线。”郑鹏说。

  对此,韩翠菊总是乐呵呵的,“有这么多人帮忙,不愁孩子们没有漂亮暖和的毛衣穿了。”

  5年护送600多个孩子放学

 袁佩君(左二)和其他老人接上放学后的孩子,并送往鄞州区清泉社区妇儿驿站。

  在鄞州区东钱湖镇高钱幼儿园门口,下午4点,身穿红马甲、今年63岁的袁佩君早已等候多时。看到袁奶奶,王浩鸣向她奔去,两人大手拉小手,一道向清泉社区妇儿驿站走去。

  别看孩子跟袁佩君这么热络,两人可不是亲祖孙——袁佩君是孩子的“临时奶奶”。“双职工家庭由于和工作时间冲突,接孩子放学成为难题。我这个临时奶奶就是负责接孩子的。”她说。

  家住清泉社区,2018年的一天,正在接外孙放学的袁佩君,在幼儿园门口遇到了一脸焦急的邻居笑笑妈。得知她接孩子和工作时常冲突,总是急得团团转,热心的袁佩君便主动提出帮忙接孩子,“谁知一接就是5年多,两家人也处成了一家人,笑笑见到我就像见到亲外婆一样。”

  像袁佩君一样,帮着接孩子放学的爱心老人还有不少。经过调研和走访,最终由社区党组织牵头,成立一支志愿队,有组织地帮助社区内有需要的家庭接孩子放学。2019年9月,这支奶奶志愿互助团队成立,以5人轮班制形式,护送孩子放学。

  如今每个上学日,这些身穿红马甲的奶奶们就会守在幼儿园、小学门口,风雨无阻。这些年来,这支服务队伍逐渐壮大,已吸纳58名奶奶和200多名社区志愿者。5年来,志愿团队共护送600多个孩子放学,帮助社区500余户双职工家庭。

  袁佩君告诉记者,接到孩子后,奶奶们会领到社区的妇儿驿站。在这里,不仅有同龄小伙伴一起学习、玩耍,奶奶们也会监督写作业,作业完成后还会给孩子们讲故事,教一些剪纸等技艺。

  下午5点多,王浩鸣的妈妈陈女士下了班,忙赶到驿站接孩子回家。提起这项志愿服务,她竖起大拇指。去年8月,她从社区群里看到奶奶接送孩子的通知,跟丈夫商量后,为即将上一年级的儿子报了名。“报名前也曾有顾虑,但看到是社区牵头,大家都在称赞,我才想试试看。”她坦言,没想到几天下来,儿子跟奶奶们相处得很好。

  “孩子跟我说,奶奶接他放学路上,会问学校里发生的趣事,像极了祖孙间的日常互动。”陈女士说,经常能从孩子口中听到“喜欢奶奶”这样的话,“可见孩子很认可奶奶,我和爱人都是外地人,奶奶们真是帮了我家的大忙。”

  都说邻里感情需要双向奔赴,对袁佩君而言,这话一点都不假。有次她生了病,几天没来接孩子,没想到好多家长关切地打来电话询问,让她颇为感动,“自己的服务换来了真心,孩子们都把我当成了‘亲外婆’‘亲奶奶’,这种幸福感可是买不来的。”

  捡拾烟头并劝阻不文明行为

高云香(左一)和其他老人一起在鄞州区邱隘公园捡拾烟头。

  以上图片均为李超 摄

  在鄞州区邱隘镇的街头巷尾,如今活跃着一群身着绿马甲、拿着长夹子捡烟头、清垃圾的志愿者奶奶,看到有人在公共场所抽烟,还会上前劝导。高云香就是其中一员。

  77岁的高云香是捡烟头志愿行动的发起人之一。见到她时,她正风尘仆仆地从外面捡拾完烟头,“你看,一个下午捡了30多个。”她对记者说。

  2016年,退休多年的高云香拉上邻居吴贵凤、李秀定,商量着如何发挥余热,做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彼时,电视上倡导不在公共场所吸烟的公益广告给了3位奶奶启发。她们便开始在镇中心卫生院、图书馆、剧院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尝试劝导。

  谈及这个,高云香说万事开头难,起初大多数烟民并不买账,“那时我们听到最多的就是‘别多管闲事’。”

  “一开始听人家这么说,我们也会打退堂鼓,但坚持着多劝劝,心态也就慢慢强大了。”对此,李秀定道出秘诀,哪怕对方说话再难听也是笑脸相迎,劝说无用时也不争论,就讲究个“以德服人”,把地上烟头捡起来,“我们一弯腰,大家一般也会主动配合了。”

  不仅如此,奶奶们还从身边人劝起,“我第一个劝说的就是老伴。”吴贵凤说,自己老伴以前一天至少一包烟,烟头更是随便丢;如今在她的劝导下不仅戒了烟,也加入志愿服务中。

  在她们影响下,越来越多的热心志愿者加入进来,镇政府为此专门成立了志愿服务队。邱隘镇党委委员郎安介绍,目前团队已吸纳294人,平均年龄54岁,其中不乏母女、夫妻、祖孙等,有的甚至“全家总动员”。

  如今,志愿队服务范围涵盖全镇32个区域,累计捡拾烟头10万余个,劝阻一批不文明吸烟行为,并号召大家自觉将烟头按垃圾分类规定投入垃圾桶。

  令大伙欣慰的是,在公共场所吸烟的不文明行为减少了,“像医院、剧院这些地方,几乎闻不到烟味,以前每天要捡三四百个烟头,现在数量大大减少。”高云香说,绿马甲已经成了街头巷尾的醒目标志,“有的人老远看到我们弯腰捡烟头,就自觉把香烟掐灭,地上的烟头也少了。”

  为了支持奶奶们的志愿行为,镇政府也发起倡议,在人流量较大公共场所试点设置了13个吸烟区,设置“烟头不落地”等醒目标识和不锈钢烟头投放桶,劝导不文明行为,“不仅如此,我们还印制了便携小烟袋和‘烟头不落地’倡议书,通过志愿者进行发放,希望与奶奶们一道,促进全社会的文明风尚。”郎安说。

  在鄞州区委社会工作部副部长欧阳锡祥看来,“奶奶团队”是当地志愿服务中难得的宝贵力量,“‘奶奶团队’从个人自发行为,到成立志愿组织,再到产生良好的社会影响,是鄞州志愿服务不断发展的缩影,也是党建引领志愿服务、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探索。”为了持续擦亮这些志愿品牌,让爱心传递下去,鄞州区将进一步完善志愿服务激励机制,让奶奶们有更大的舞台和更好的保障。

  人民日报记者 窦瀚洋

本站声明:内容来源于(央视网https://news.cctv.com/),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